这个人她死掉了

想用关于一个人的回忆

去换回忆里的那个人。

安清的沙雕段子

❀如题

❀这个脑洞我想写他很久了


加州清光觉得他和大和守安定的纯情期该结束了。

于是在某一次令人脸红心跳的接吻完毕后,他忍耐着内心的强烈不适开了口。

“那个、安定……我说、你可不可以……可不可以……可、可不可以……”

安定:“你不要这么紧张,有话慢慢说。”

“你可不可以去买一点装备……”

安定略一思索后歪头:“啊……就是传说中的润滑啊套子之类的东西是吧?”

清光:要不要说得那么清楚明白给我留点面子行吗?!

“嗯……”

安定点头:“好的我知道了。”

第二天加州清光收到了一瓶品质极好的机油。

大和守安定原话:润滑油嘛!多简单的事!

全员性转「十六」

❀又名「全员内销」

❀失踪人(划)狐口回来了
❀男审和一群女孩子的日常
❀这前缀越写越短是个怎么回事(划)

「一个月后」
宿管加州清光今天也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睡前查寝的职责。
当然是带着安定一起的。
查到三日月和鹤丸的房间时,三日月表示鹤丸不在。
“她说她睡不着,出去遛弯了。”少女如是说。
“大晚上的溜什么弯啊?不怕她跑出去找她那些兄弟伙吗?”
“啊,还真没想到这一层呢……(笑)”

实际上鹤丸还真是打算溜出去玩的。最近本丸的气压实在太低不适于生存,她想出去躲两天再回来。
可惜她刚开门就撞上了一个人。
少女愤愤抬头刚想说话,下一秒嘴就半张不张地停住了。
来...

关于感冒

❀清安的段子

❀老夫老妻相处模式 现pa

❀来自一条头晕到神情恍惚的咸鱼


「一」

天凉了,加州清光差不多也该生病了。

安定看着身旁恋人的睡颜如是想。

下一秒,似乎是为了应证他的想法,本来睡得安安静静的清光突然咳了一声,醒了。

还没开口便皱了皱眉,然后哑着嗓子张嘴。

“安定,我觉得我感冒了。”


「二」

托安定的福,清光今年也准时地被嗓子的炎症打倒了。甚至发起了烧。

安定一如既往地拿出药来喂他吃,只是过了好几天还是不见好。

“你这身子怎么回事?!怎么今年好得这么慢?!”

“人老了不行了咳。”清光作无辜状。

“为了照顾你我都几天没上班了你可长点心吧加州清光...

夏日空逝幻梦【清安】

❀清安

❀不知所云的文风,几乎是意识流了感觉(什么你还在凭感觉
BGM

♪夏の花束は、风铃の影に。♪
清光清楚地记得,他第一次遇见安定的时候,安定在哭。
那是一个怎样的日子呢?
海浪。飞鸟。笑声。
一切都被上天安排得像一本小说,真实得甚至有些虚幻。
所以他遇见了安定,那个躲在花店的帘子后哭泣的男孩。
那个男孩不属于这团黏糊糊的美好,清光知道。
犹豫了一下,好奇心打败了心里对于无礼的抗拒感,少年上前询问。
“为什么选择在这样的一天里泣不成声呢?”
心里的疑问被嘴巴自作主张地吐出来,穿过被高温模糊的空气到达对方的耳朵。
安定没有回答。
彼时的安定,像没听到他说话似的,继续哭着。
清光转身离开。
海浪冲刷着这一副快要脱离现实...

夏日金鱼幻梦

❀人类安定×金鱼清光
❀现代paro
❀迷糊而无用的文风

BGM

「楔子」
晚霞渐沉,房间里的蓝发少年翻找着自己的和服。
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开始幻想着待会儿的场景了。
与往日不同,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参加夏日祭,因此行动相对也会自由得多。以前和双亲一同前往,总是因为他们的阻拦而错过了许多有趣的物事,这次可要全部弥补回来。
这么想着,少年轻轻笑起来。
一头乱蓬蓬的蓝发被白色的发带简单地束在脑后,安定一边瞧着墙上的挂钟一边急匆匆地去换鞋。
啪地一声房门被带上,连带着窗子也震了两震。
窗台上逐渐显出一个人来。是一个和安定年纪相仿的少年,眨着红宝石般的眼睛,坐得端端正正。
几分钟之后,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跳下地...

这是一条不断自动更新的置顶

恭喜你发现了一根下划线√
这儿花语鹿_k/萧辞/木户鹿一个破写文的

本命/底线 | 加州清光

其他关键词 | 轰焦冻 大天狗 无声铃鹿 李泽言

❀ 

主要及长期混迹于
刀乱 | 小英雄 | 阴阳师 

这三个坑中


凹凸黑确认
原耽之光黑确认

是个伪东方众,因为密恐所以不敢打游戏「瘫」

❀ 
道系写手×1 咸鱼绵绵无绝期 
自己不会画画所以很喜欢fo画手

文风不定且极其诡异

❀ 
执着于be,产出he较少

目前抑郁症停产中

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人

最大的愿望是被加州清光砍死...

全员性转「十五」

❀今天的本丸不太对劲
❀男审和一群女孩子的日常

「不对劲·之一」
如果说鸣狐沉默寡言算是正常,那么小狐丸沉默寡言就绝对算不上正常了,虽然她平日里并非话多的那一类,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,一天下来光顾着思考刀生一个字都不说。
所有人都竭尽全力去帮她,或者说自以为地去帮她,但都无济于事。
对于舞见团的表演兴趣缺缺,看着摆在面前的油豆腐也无动于衷,甚至头发都被今剑刻意弄乱了也面无表情。
对于这件事,三条家表示无可奈何,鸣狐表示无可奉告。
审神者不在,药研又没来,今天的一众刀剑女士们也在为开导小狐丸而绞尽脑汁着。

「不对劲·之二」
几天之后,鸣狐的小狐狸也开始沉默寡言了。
一期一振秉着“狐狸的问...

全员性转「十四」

❀深夜放毒(伪)
❀第一个给评论的给你一个点文的机会√
❀男审神者和一群女孩子的日常√

「大和守安定近侍值日日记·出阵」
虽然说审神者不在,但在本近侍兢兢业业的叫早之下,整个本丸似乎起得比平常还要早。
清光说我这种做法是惨绝人寰,但是我觉得她大概是日子过太舒服忘了苦字怎么写了。
今天去打了池田屋,对面高速枪是真的很烦,这个本丸的刀们第一次出现了重伤的情况,清光和五虎退甚至被触发了真剑。
我知道你们肯定很好奇我们真剑是个什么样子。
反正我就告诉你们没有福利看。
死心了?死心了就好。毕竟、能看到清光赤身样子的人,这世界上有且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我。
曾经在书上读过一句话叫“非礼勿视”,所以,如果既然已经被...

全员性转「十三」

❀强行水过去的剧情,别打
❀要打也轻点打「土下座」
❀以后我要是再开剧情线我就让你们点文十篇

啊……那个、我是五虎退。
关于我家审神者和他女朋友的事情,已经在昨天解决了。下面、审神者让我给各位大人阐述一下始末。
咳、事情简单来说就是、我家审神者被半夜喝醉酒的长谷部骚扰了。
其实长谷部小姐和主人都是无辜的,因为实际上是长谷部认错人了,审神者不明就里以为她在演戏,于是自作主张地就配合了下去。
用加州小姐的话来讲就是“两个戏精放一起就是一台戏”。
大和守小姐对此表示赞同:“本丸年度大戏——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表演结果还被误解”。
啊、好像就是这样了,冲田组的两位小姐说话向来是一针见血的。
最后主人的女朋友被弄得很尴尬,...

© 花语鹿_k_極 | Powered by LOFTER